芦苇芭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雾里云归·龙虎(番外),一片闲心对落花,芦苇芭蕉,零点看书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鼻尖嗅着她的发顶心,温香软玉在怀,昨夜春宵,精疲力竭,自是好眠。

有什么东西一脚踏在赵衍的腿根,他只当自己近日睡得少了,小鬼压床,未曾在意。过了片刻突然腿间针刺一般,疼得他瞪大了眼睛。

抬头看去,一只黑背白肚大肥猫,正隔着丝被,对着他的擎天一柱,练起了无影爪。

那猫儿好整以暇,低下腰,将脑袋缩到丝被上支起的帐篷后面,目光在赵衍脸上逡巡,像个运筹帷幄,伺机而动的猎人。

赵衍刚要抬手将这不速之客打下去,忽又见它抬起头来,脖子上赫然一个靛蓝色袖珍香囊。

这般热闹早就将妙仪吵醒,从绢被里探出茫然睡脸,惺忪张眼。

挂印奴也看见了妙仪,眯眯眼也从月牙瞪成满月,哀怨地喵叫一声。

“呀……”她忙又埋回被窝,两个人赤条条地躺在床上,被那双圆圆的眼睛一瞪,脸上早已烧起了火:“怎么放它进来了?”

赵衍的臂膀碰到她的脸,滚烫一片:“大概就是循着你的味道进来的。”他话音未落,腰上已被掐了一把。

“浑说……”一条玉臂从被窝里探出来,在他脸上一阵胡乱摸索,终于揪住了耳朵一拧:“还不快让它出去!”

“疼……流血了。”

妙仪心里纳罕,明明也没用什么力气,立时抬眼:“哪里流血了。”

“脸上红得滴血了。”他笑盈盈地将被子掀开一个角,看着娇羞芙蓉面,手指在玲珑鼻尖上一刮:“怕它做什么,又不是人。”

挂印奴似是听懂人话,更委屈起来,喵叫着踩着被子靠近,刚在妙仪的头发上舔了一口,便被赵衍用被子一裹,春卷似的一条提溜起来,赤足下床,丢到窗外的芭蕉树下。

妙仪没了被褥,低头瞥见身上的红痕,昨夜恣意过了,想必他身上也精彩得很。

这样的光天化日下的坦陈相见也还是不惯的,她听得赵衍回转,双手握着帘帐的缝隙,不让他进来:“去斗橱里拿我的中衣来。”

“叫人见着你这般使唤我,定要以为我千辛万苦,讨了只母老虎回来。”

“你说谁是老虎?”

“我是老虎,你是我的小兔子。”赵衍软下声来,趁她不备,隔着帐子握住一双脱兔,慢慢揉起来:“最喜欢捉兔子。”

妙仪躲开来,一只手又从帐子的缝隙探进去:“乖,让我先进去再说……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美人有毒(总攻/NP)

霜晨月

情愿(双性)

关小月

被死对头操了之后我从A变O

吹口哨老丁

三流之路

酒味地黄丸

混乱关系

姒悄

溪水长流(哥哥上我,谢谢)

甜味包子馅